首页  »  情色小说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偏轨的友情(1-2)作者:korman

偏轨的友情(1-2)作者:korman



 字数:10021


  Init事件的起因——现裸照,爱妻小七出轨?

  本来不想把自己的事情写出来,可前天,我用Picasa查看被我从各种存储卡里整合到一起的照片的时候,发现几张爱妻小七的裸照,小七一开始说是闺蜜给拍摄的,为了检查身体。我把照片上传到诗情画意,根据院友分析,这肯定不是闺蜜拍摄的,最起码不是女闺蜜。

   第二天我发现更淫的照片,问之,小七说不是她的,可是我还能分不清这是不是自己爱妻的小穴吗?

  早上逼问,跟小七吵架,小七怒而摔门上班。下午她情绪低落的回到家,晚饭时候,她突然说要喝酒,这很奇怪,因为她平时不好喝酒,我感觉她要说些什么,於是赶忙翻箱倒柜,找出一瓶以前做咖啡用的威士忌,几乎满的。我还怕酒不够压下她的担忧,事实上我是多虑了,有心事的女人很容易醉,只用了三分之二瓶就让她说出了事实。当我听完这事实之后,我明明应该酸楚,但却是松了口气——还好是他。

  如果真是他的话……发生这种事情,有点顺水推舟,有点是我咎由自取。
 ±结之中,感觉还是要写出来整个事情,包括起因和过程才能让自己舒服一些,没有什么文笔,大家凑合看吧!

  (一)初相识,三人校园结义?

  他叫憨子,是我起的外号。

  憨子是和我一个大学的校友,数学系的屌丝。数学系嘛,班里24个人只有四位女生,这四位女生据憨子说体型奇形怪状,像千年老树根,相貌可以吓跑张飞,即使如此,班里的男生还有去追的……让他实在无言。

  平时憨子没啥爱好,就只爱上网玩Dota,於是在电脑室里与同样喜爱玩Dota的我相识了。我一直认为Dota这个游戏是增进男人们友谊的最好游戏,有合作,有牺牲,有争吵。随着游戏版本号的一步步升级,我和憨子的关系也越来越好。

  憨子平时喜爱逃课到我们计算机系里讲汇编啊、C++什么的,而且听得津津有味,我明明听得都要睡着了……我问憨子:「这你也能听得下去?」他说:「如果你能来我们数学系听一次课,你就会觉得你们的电脑课多么有趣。」
  我们经常一起讨论女人,我仗着自己有过恋爱经验,天天冒充情圣去教育憨子如何泡妞,还给他讲什么样的小穴是名器等各种男女知识,其实这些知识都是我自己看黄色小说看来的,性经历更是没有。憨子听得半信半疑,我知道他不太相信的,毕竟当时我连个女人都没有。

  我一直都把憨子当半个弟弟看的,我是独生子,骨子里有着对兄弟之情的渴望,而憨子这个数学天才,比较呆憨,圆圆胖胖的,很有弟弟的样子,让我能有当兄长的感觉,或许这种感觉导致事情到了这一步……

  与这位「弟弟」相识半年后,在一次网吧通宵中,我结识了我的老婆——小七。

  那晚下着小雨,网吧没什么人,我和憨子玩了一会Dota,突然听到网吧有人敲铁门——在国内上大学的都知道早些年网吧通宵是要关门的。

  老闆起身打开铁门,进来一个女生,被雨水淋得有些狼狈,给老闆交了通宵费后环视了一下网吧,就坐在了离我不远的位置。我仔细打量了一下,发现这女生侧面看还不错,鼻子有点翘,眼睛很大,一眨一眨很像某位AV女星——很抱歉当时我对女明星的认知仅限於AV界。

  我贼兮兮的转头对憨子说:「还记得哥前阵子对你说的么,某些酒吧里,独身女人坐在独身男人隔一个位置的座位上,那就是对这个男人有意思!你看这妹子,坐在我的隔位座……我估计她看上我了!」

  憨子鄙视的看了我一眼:「哥你想太多了~~专心Dota吧!你有幻想干这妹子的精力,还不如把跟你对线的火女干了……她都晕了你三回了!」

  我说:「行,你不信是吧?打完这把我就去泡她!」兄长哪能被质疑?
  他再次鄙视了我一眼,然后投入到Dota里的gank大业去了。

  由於我一直思索如何泡到这身边的妹子,根本没专心在游戏里,送了不少人头,这局最后输了。憨子摘下耳机对我说:「这把你流浪剑客用成了流浪贱客,被对面幽鬼降临宠幸了三回,活生生让人家二十二分钟不到就出了辉耀!」
  我拿起桌上的矿泉水沖憨子扬了一下:「先不Dota了,看哥教你『剑客是如何泡妞』的!」说完我转头观察了下旁边的女生,发现她正在专心聊QQ,於是我拿着矿泉水,轻轻起身到走她身后,装作要喝水,拿瓶子挡住脸,这样就不怕她察觉什么回头发现我是在偷看。

  「187……131,好,记下了。」很奇怪我明明有点近视的,按道理我应该不容易看到她聊天软件上的号码,可竟然能看到,难道这就是男性勾搭女性的本能爆发?

  我回身坐到座位上,不理呆看着我的憨子,迅速打开QQ,搜索刚才偷看到的QQ号码,『小七?好奇怪的名字……』我在好友验证里输入了:「你好,小七是排行第七的意思吗?」

  发送了验证消息后,我观察了一下她,发现她看到验证消息后,皱了一下眉头,我吓了一跳,以为她不肯加我。但是还好,她还是点了通过按钮,然后迅速打开与我的聊天窗口,输入了几行文字:「小七不是排行第七的意思啦!你爸妈才这么能生!」

  亲,我当然知道~~我只是想通过你好友而已。

  然后我就开始和小七聊天,而旁边的憨子念叨了一句:「贱客的方法果然很贱。」不理我得意洋洋的表情,自己去打Dota了。

  我利用我经常看的一些知识和笑话,没过一会就跟她聊得很熟。

  「你要多看张小嫺的书啊,她对男人瞭解很透彻的,你这么单纯漂亮,很容易被男人骗了。」

  「你怎么知道我漂亮呢?」

  「你不知网络聊天能产生精神联系吗?精神强大的人能感受到对方的相貌,而我就是精神强大的人。」

  「鬼扯啦你!」

  「不信?那我给你展示一下……我感受到你今天穿红色外套。」

  「啊,你蒙中了!」

  亲~~不是蒙的哦!我连你刚才笑了一下都知道呢!

  「……天灵灵地灵灵,我猜你里面穿的深灰毛衣,脚上是一双雪地靴。」
  我偷偷看了看她,发现她有点楞,然后狐疑的在网吧四处打量,由於我掩饰得好,装作和朋友打Dota,她并没有怀疑我。

  「神了啊你,你怎么知道的?」

  「我还知道你没有男朋友。」

  这次真是蒙的,不过有男友舍得自己女人大半夜被雨淋到网吧去?

  「嗯,没错。还有吗?」

  「你想谈恋爱。」

  「有点想,不过刚念大学,还没机会谈……」

  在知道她没男友并且有恋爱倾向后,我决定派主力部队上出战了!

  「我手头上有本张小嫺的书,送给你好不好?」正好今天包里有一本。
  「怎么送给我?」

  「我可以通过网线出现在你在的位置。」

  亲~~我已经在了啊!

  「不信不信!」

  「如果我出现了,并且送书给你,你当我女友好不好?」

  我突然感觉有点紧张,偷偷的观察了一下她,发现她面带笑容,於是松了口气,可千万别唐突佳人啊~~

  「嘻嘻,好啊!你要能出现我就当。」

  上钩了!我从包里拿出书,然后做了两下深呼吸,再次悄悄走到她身后,轻轻敲了下她的肩膀。

  「你这个大骗子!神棍!」当她看清楚我拿的书,然后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时,我内心的得意无法形容。

  「说!你盯了我多久了?」她突然抓住我的衣服,恶狠狠的问我!额~~貌似这姑娘有点小暴力?

  「从你刚进网吧大门开始……」憨子在旁边慢悠悠吐出这句话。

  「额,这是憨子,我朋友,也是今天的参谋!」我坏坏的给小七介绍憨子。
  「滚,别分担仇恨给我,没我什么事!」憨子不傻嘛!

  「这么单纯的男生怎么可能给你这种一肚子坏水的傢伙出谋划策!」小七依旧恨恨中。

  「对了,我是飞来跟你送书来着,给你这本。」我赶紧转移话题吧!

  「飞你个鬼~~」鄙视了一下我后,小七依旧是把书接了过去。

  於是,我们三人就这样相识了。而我和小七,则自然而然的慢慢发展成恋爱关系,虽然还没有发生肉体关系,但是经常被我伸进裤子摸摸小穴、揉揉胸部,而小七总是任我放纵一会后再恶狠狠的问我:「大神棍,张小嫺书里说男人总是想跟女人上床,你是不是也为这个才跟我恋爱?」

  我只好讪讪的把手抽回来,该死的,当初为何推荐张小嫺的书给她?

  「小七啊~~还叫我神棍呐!该叫我亲爱的、老公之类的吧?」

  自从网吧初识事件后,小七就一直叫我大神棍,虽然我的确是有一根大神棍,但是你别直接喊出来嘛!让旁边的熟女听到了,你老公我会失贞的。

  「不M喊你大神棍!神棍神棍大神棍!」

  别这样,我的神棍被你喊得昂首立正呢!

  「去找憨子一起上网吧?」

  「好!」

  自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后,每天放学后,我都跑到小七所在的系,跟她一起去食堂吃晚饭,在校园溜达一圈,缠绵一会,然后跑到憨子宿舍叫他下来,要么一起去上网,要么坐车一起出去玩。由於我的关系,也由於憨子的呆憨形象,小七非常认可憨子这个「弟弟」。

  「你跟她发展到啥地步了?」趁着小七去上洗手间的空,憨子偷偷的问我。
  「你看这是什么?」我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根有点卷曲的黑色东西。

  「这是……阴毛?小七的?」憨子吃惊的问我。自从恋爱后,我没事就和憨子探讨我与小七的恋爱进度,而憨子因为我真的泡上了一个漂亮妹子,不再对我半信半疑,彻彻底底认为我是情圣了。

  「嗯,那当然!你看这根阴毛,一看就是从很年轻的身体摘取下来的,比较软,很像处女的毛。」我把小七的阴毛递给憨子,然后再次给他「上课」。
  「哎~~真的呢!有点软。小七是处女吗?」

  我看着憨子仔细观察小七的阴毛,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内心升起,这种感觉……很像是……兴奋?

  「据我推断,八成是处女。你闻一下,处女的毛没有那种骚味,而是有种淡淡的说不出来的味道。」在这种类似兴奋的感觉推动下,我说出这句话!该死,我还没闻过呢!

  「的确有种味道,挺淡的……这算是香味吗?」憨子仔细闻了下,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「憨子你在干什么呢?」我正想回答憨子,却没发觉小七已经上完洗手间回来了。

  「没……没干啥,吃东西呢!」憨子正在闻阴毛,听到小七问话,吓得把毛毛塞到了嘴巴里,然后还装作吃东西的样子咀嚼了两下。

  「咳咳咳~~」突然憨子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「喂喂喂,你怎么了?」小七关切的问道,而我则慢慢张大嘴巴。

  「毛……不,是瓜子……卡到喉咙里了!」憨子痛苦地解释。

  「哈哈哈哈哈!」憨子被小七的阴毛呛到了?这太欢乐了,憨子,我能说我给你起的外号太贴切了吗?

  「人家呛到了你还笑!」小七白了我一眼,然后给憨子捶了几下后背。
  「对了,跟你俩商量个事,这次放假你们打算怎么过?」

  好不容易等我俩恢复正常,小七突然问起放假问题。其实我也想过这次放假问题,因为我是本地人,而小七和憨子则是别的远方城市过来上学的,短短四天假期他们应该不想回去。

  「神棍,要不你放假别回家了,陪我和憨子一起在学校吧?」

  这没问题啊,放假学校都没人,说不定瞅个机会就把你吃了。

  「我宿舍没人,到时候你俩来我宿舍一起打牌玩游戏什么的,晚上就别回宿舍,住我宿舍就好。」

  嗯?住女生宿舍?有想法,有创意!我和憨子哪能拒绝这种事,自然答应下来。剩下的一周,我和憨子满心期待假期的到来,不过我没想到的是,这次放假让我和小七憨子之间的关系变得有点奇怪。



  (二)同屋眠,闭眼装睡别出声

  在这次假期事件之前,我与小七、憨子之间的关系和其他类似我们的异性三人组合没什么区别——我与同性憨子可以坦然谈论性话题,我与女友小七也是可以坦然谈论性话题,可是当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性话题自然是不可以谈的了。
  ——这好像没什么不对,友谊的火车本就是如此向前行驶的,可这次假期之后,这列火车载着我们三人一点点偏离了原来的方向……

  假期的第一天,我与小七、憨子一起坐车去了相邻城市的旅游胜地,虽说近冬的季节没什么太好的景色,地上只有一片片黄色的落叶,不过对於我们这种被校园围困了许久的学生来说,这已经是极难得的美景了。青春不觉累,我们围着景区转了一圈又一圈,释放着自己被压抑的激情。

  回到学校时已经晚上9点,我们趁着宿舍大妈去洗手间的空档,偷偷遛了进去。

  「哇,这是高级宿舍啊!真乾净!」小七的宿舍在二楼,属於学校的高级宿舍,四人一屋,每人都住在上铺,而下铺则是电脑桌。地面很乾净,除了整齐地摆放着的几双女鞋,一点其它杂物都没有,整个宿舍散发着一阵阵香气,不像我们男生宿舍,有着浓烈的男人味。

  「好累啊!我先去洗澡,你们俩先随便玩着。」小七把行李往床上一扔,换上拖鞋,便不理我们,径直走向宿舍的阳台。「这里还能单独洗澡?」我吃惊的问,我所住的宿舍可是只能去同层的公共洗浴室洗的。

  「我就是为了能单独洗澡才选这么贵的宿舍。」

  女生的爱乾净我是见识了,换成我和憨子,宁可省下这二百块去通宵。
  「哗啦啦啦……」不像平时的喧闹,假期的宿舍是如此安静,以至於小七的洗澡声清晰的传入我们耳中。我有些心猿意马,扭头看向憨子,发现他也有些不淡定了,眼神四处乱飘,装作在打量宿舍。

  「我说憨子,一会你要『早睡』啊!」我突然有了坏心思。

  「怎么早睡!?你知道我平时12点才能入睡,更何况今天旁边还会有大动静……怎么可能睡得着?」憨子已经知道我想干什么,鄙视的看了我一眼。
  「嘿嘿嘿……你睡不睡得着我不管,不过你要让小七觉得你睡着。」我才懒得理会你睡不睡得着呢,别阻挠我的大计就好。

  「这个……欺骗别人是不好的。」憨子你这是既要当贱人又要立牌坊啊!你的想法我还猜不出来?

  「少给我装!说,想要什么?」我很鄙视憨子的趁火打劫。

  「你给我当一个通宵的专业辅助,插眼包鸡帮拉野封对方野。」

  你够狠4着露出「你自己看着办」表情的憨子,我真想好好修理他一顿,但是这种是未来当Dota大杀四方的后期无敌角色,还是当今晚的色情游戏男主角的RPG选角式问题,这还是很容易让我作出选择的。

  「好!你要给我装得像点!」虽然当苦逼辅助让我觉得很痛苦,但是相对於今晚的快乐——这点痛苦算得了什么?

  我和憨子又商量了一下「装睡」细节以后,没过一会,小七擦着头发走了出来。只见小七身穿一套系扣粉色睡衣,领口的肌肤由於刚洗浴过的关系,比平时显得更白嫩,半透明的拖鞋隐隐露出小七秀美的脚丫。

  『一会这些白嫩就要被我好好品嚐了。嘿嘿嘿……』我内心已经开始意淫一会的好事了。

  突然,我心中一动,扭头看向憨子,发现他死死盯着小七的胸腹部看,我顺着他眼光瞄了一眼,发现这个粗心的姑娘竟然没系好胸腹部的扣子,她走过我的时候,我能隐约透过缝隙看到小七的部份胸部。

  该死,又被抢先了!上次是闻阴毛,这次是看胸,虽然应该看不到那颗小葡萄,但即使是小部份咪咪我也没亲眼见过啊,只是隔着胸罩摸过.

  「我给你们找两套被褥,你们铺在我舍友的床上睡吧!」小七边说边走到宿舍储物柜前,搬了张椅子踩上去。

  「嗯?」一片嫩白忽然出现在我眼前,闪得我一阵恍惚。原来由於小七要抬起胳膊去翻东西,因而睡衣的下摆自然而然的被抬高,白嫩的腹部则露了出来。
  『好美的小腹,一点赘肉都没有!』我正惊歎小七小腹的美妙,突然想起来这里不止我一位观众。我扭头看向一旁的憨子,果不其然,憨子半带讚歎半带淫的目光在来回扫视小七的腹部。

  『这次终於没被他抢先,是我们同时看到小七美景的……嗯?不对!』我在想什么!?小七是我女人!又便宜了这憨货!

  「哎呀!坏了!我只有一床晒好的被褥,另一床我刚换下,由於出去玩忘了晒,你俩谁睡新的?」小七敲了下自己的脑袋,扭头问向我俩.

  「我睡旧的吧!」怎么憨子突然主动抢答了?这不太像他平时性格啊!该不会是想……闻着小七体香入睡吧?这可是刚换下的啊!这装憨的淫人!

  「行!」单纯的小七自然不会想到憨子色色的想法,而且潜意识希望新晒好的被褥被自己的男友睡。

  半小时后,我和憨子洗完澡,开始和小七打起扑克来。时间不知不觉就要到11点,忽然我对憨子使劲眨了眨眼——这是我让憨子装睡的暗号。

  憨子很配合的打了几个哈欠,「憨子你睏了?」小七发现了憨子的异状。
  「嗯,想睡觉了。」憨子边「打哈欠」边说.

  「好,那我们睡觉吧!」小七自然不会坚持玩牌,她本来就是不喜欢扑克游戏的人。

  憨子闻言点了点头,然后爬上了宿舍左侧为他准备好的临时床铺,而我的床位则与憨子相对,在宿舍的右边,与小七头的床位头尾相连. 在我也躺下后,小七关掉灯爬到自己的床铺,我忽然觉得有几根头发抚过我的脚底,有点痒痒的感觉,原来小七发坏,用头发挠我脚心。

  「脚丫子真大!不要过线踩到我哦,否则痒刑伺候!」小七笑嘻嘻的警告了我一下。

  脚过线?呵呵呵呵,我一会整个人还要过线呢!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了。
  我与小七又聊了一会后,憨子很配合的打起了呼噜,「咦?这么快就睡了?
  还打起呼噜……」小七很是惊讶憨子的「入睡」速度。

  而我在内心讚了一下憨子的「敬业精神」后,对小七说:「你不知道呢,只要他睡着打起呼噜后,开水烫他都不醒呢!」在我说完这话后,憨子的呼噜声顿了一下。

  「有你这么说人家憨子的吗?只有死猪才不会怕开水烫吧?」小七为憨子鸣不平的时候,我已经悄悄起身,慢慢爬向床尾方向……

  「哎哎哎,你怎么跑过来啦!?赶快回去,憨子醒了怎么办?」当我的上半身出现在小七的视线上方时,小七才发觉我的行为。

  「宝贝,我好想抱抱你啊,一天没仔细抱抱了!不用理会这傢伙,除非在他耳边放A片,否则这傢伙是不会醒的。」呼噜声又顿了一下。

  「好吧,不过你要给我老实点,否则我就把你赶回去!」或许是因为小七也渴望我的拥抱,她没有坚持让我回去,於是让我奸计得逞。

  我慢慢侧躺到床的外侧,小七把身子转向墙的方向,并且抬了抬身子,好让我的两只手同时从她腋下穿过,然后交汇於她的胸腹处。而我整个胸膛紧紧贴着她的后背——这是小七最喜欢的拥抱姿势了,用她的话说,这种拥抱姿势很能给她安全感。这个姿势也同时方便了我,让我一只手慢慢向下抚摸的同时,另一只手还可以向上侵犯她的胸部。

  「又要不老实了……」当我摸到小七胸部的时候,她回头警告了我一下,同时用她的手把我的手按住。

  「为什么你的咪咪这么软,这么香?」我没有理会她的警告,虽然没有深入到衣服里,但是由於小七没有戴胸罩,那柔软的感觉完整地透过睡衣传递到我的手上。

  「你不觉得我的胸有点小吗?」小七听到我讚美她的胸部,忽然有点不自信的问道。

  「怎么会?胸部并不是越大越好,胸部的大小要看抚摸的人的手掌大小,能让手盈盈一握的咪咪是最好的,比如你看……」说着我便抽出被小七按住的手,然后从她胸腹那处忘记系扣子的衣服缝里钻了进去,直接抚摸在她的咪咪上。
  「哎呀!我这扣子怎么没系?你这色狼什么时候发现的?」小七被我直接命中胸部要害后,很是奇怪为何这睡衣专门为我这色狼开了个后门?

  「不是我发现的……是憨子盯着你胸腹看,我顺着他眼光才发现的!」看到我卖友求欢,转移仇恨,憨子的呼噜声再次停顿了一下。

  「人家憨子才不会像你这么色!」小七明显不相信我的托词,而憨子听到小七这么说,呼噜声也变得悠扬了起来。

  「小七,你看你的胸部,正好被我的手掌覆盖,不多不少,这说明我们的锲合度很高啊!」说完这句话,我的手轻轻的捏了捏,并且用手指缝略微夹了一下小七的小葡萄。

  「嗯……是吗?可是我舍友的胸部很大,很多男生盯着她咪咪看呢!」被我这么一刺激,小七有点说话不稳。而我慢慢凑到小七耳边,一边轻轻亲吻她的耳根,一边说:「那是他们,而我就喜欢你这种大小。」在我甜言蜜语和耳根、胸部两处敏感部位被侵袭的双重进攻下,小七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。

  「嗯~~你个……坏傢伙……」小七的话已经有点出现颤音,而我则把小七的身体慢慢扳过来,然后一点点趴到她身体上,同时空闲的那只手一点点向下抚摸,逐渐地探进小七的睡裤里.

  「那儿不要……」当我的手覆盖在小七的阴阜上时,小七突然发出声音,同时用手紧紧抓住我作乱的手腕,两腿也并紧了。我没有强行用手深入小七的两腿之间,而是用手指轻轻抚摸小七稀疏的阴毛,同时抚摸胸部的手偷偷从衣服里面解睡衣的扣子。

  我谨记着从网上看来的一则前辈发的小知识——前戏的时候,想要让女性保持迷醉状态,最好让其两个及以上的性感带同时被进攻。根据小七的抵抗程度,看来前辈说的不假!

  我的嘴唇已经由亲吻小七的耳根逐渐下移到脖颈位置,再渐渐地吻向小七的嘴唇,而抚摸阴毛的手指渐渐下伸,逐渐接近小七的阴蒂。

  「嗯……」当我撬开牙关,开始进攻小七的舌头时,解扣子的那只手也完成任务,回到小七的咪咪上——感谢睡衣设计师,让扣子设计得如此好解。

  上中下三处敏感带被直接或间接的进攻,小七的体温明显上升,同时夹紧的双腿也逐渐松开,而我趁机把手钻进小七的两腿之间,完全覆盖在小穴上面。
  小七再次想夹紧双腿阻止我,而我怎能让她如愿?中指轻轻的找到了小七的阴蒂,开始一圈圈的轻揉。被我这么一刺激,小七的身体猛地绷直了,嘴里发出「呜呜」声。我不理她这种「呜呜」抗拒,继续加强我的攻势。

  没过一会,小七绷直的身体开始逐渐放松,两腿无力般向两边打开,任由我的手指抠挖揉按,而我的嘴离开小七的嘴唇,开始吻向她的胸部。

  由於在被子里,无法观察到小七的乳头是什么模样,但是凭我舌头传来的感觉,小七的乳头应该不小且挺立。我用舌头一圈一圈舔弄着小七的乳头,小七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扭动,貌似在渴望什么. 我抬眼看了看小七的神情,只见小七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只用鼻子发出沉重的呼吸。

  原来鼻子呼吸依旧可以忍住不发出声音啊,看来我还需要加强攻势。於是我松开含住的乳头,一点点向下亲吻,当吻到小七肚脐的时候,我明显觉出小七的身体再次扭动一下,同时呼吸也沉重了几分。

  『这里也是敏感带?』惊讶小七对肚脐的反应,不过我的重点可不是肚脐。
  继续向下吻,当我穿过森林达到小穴位置时,我用鼻子深深的嗅了一下,憨子说得不错,果然有种淡淡的味道!该死的憨子,竟然抢先通过小七的那根阴毛闻到这种美妙的味道!

  想到憨子,我突然发觉那该死的呼噜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,我猜这傢伙现在肯定在偷偷看吧?不过隔着被子,你又能看到什么. 美妙的味道吸引着我,我不自觉伸出舌头舔向这神秘之处,当我的舌尖接触到一片柔软时,我忽然觉得头发被小七抓住,并且听到小七鼻子哼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声音。看来我猜得没错,小七的最终敏感带是软软的小穴,并且最爱被同样软软的舌头舔弄。

  察觉到这点后,我便用舌头从下到上来回舔弄小七的小穴,而我的手则抚摸小七的咪咪,用手指来回挑弄乳头. 在这种攻势下,小七发出的「嗯嗯」声逐渐急促,同时抓住我头发的手把我使劲往小穴按,使我几乎整个口鼻处紧紧贴在上面,简直就要不能呼吸。

  『她快到高潮了吧?』虽然呼吸困难,头发也被揪得生痛,但是能让自己的女友达到人生第一次高潮,我还是加快舌头的舔弄速度。

  没过一会,忽然我发觉舔弄中的小穴突然紧紧地向内缩了起来,几乎要把我的舌头夹住吸进去……我知道小七到高潮了。

  没有网上说的淫水大量涌出,只有舌尖的鹹味加重,同时小七的两腿肌肉紧绷,而我则用几乎麻木的舌头奋力地舔弄。就这样持续了五、六秒左右,我就发觉被抓得生痛的头发逐渐被放开,而小七的小穴口一缩一缩的,就像……呼吸一样。

  我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钻出被子,对着小七兴奋地说:「小七,你高潮的时候小穴会呼吸哎~~」小七用抓我头发的手无力的打了我一下,然后瞪了我一眼,但是由於半瞇着眼睛,这更像是一种挑逗的眼神。

  我才发现小七依旧捂住嘴巴,发出粗重的呼吸,只不过没有类似「嗯嗯」的声音了。床褥被小七扭动的身体搞得乱七八糟,被子斜着被拉到腰部,露出胸部的雪白,一只咪咪在月光的照射下傲然挺立,粉色的乳头上还有着液体的痕迹.
  『高潮后粗重的呼吸、凌乱的床铺,再加上月光下雪白的咪咪,还有比这更美的嘲吗?这种嘲应该只有我一个人看到!太幸福了!』我兴奋的想着,可是,为何是「应该」只有我一个人看到?

  该死!我忽的扭头看向那一侧床铺,只见一双明亮的眼睛同样在盯着这美丽的景色。发觉我扭头看他,憨子立刻闭上眼睛装作在睡觉,可是猛颤的身体和起伏的被子是什么情况?

  臭小子!你竟然敢在小七的被褥里面手淫!?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一叶怀秋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<
上一篇:[被调教的冷感妻][完] 下一篇:[美丽邻居][完]